外婆的村莊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布日期:2024-01-30    作者:胥京   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小的時候很喜歡去外婆家里。外婆住在一個很小的村子里,從村頭跑到村尾也并沒有很長的距離,我小學多半的寒暑假都是在那里度過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外婆是個命途多舛卻堅強不屈的女人,她出生在一個并不富裕的農村家庭,上面有四個哥哥兩個姐姐,在她還不到1歲的時候,就被送養到了隔壁村一戶更加貧窮的家里,變成了家里唯一的孩子,后來又陸陸續續增加了幾個妹妹,自然而然地,她就變成了家里最不受寵的孩子,也是從那時候,她在這個村莊里開始了她操勞的一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外婆小時候是沒有念過書的,不受寵的女娃從來就沒有讀書的資格,她在田埂地畔中逐漸長大成人。她其實是過過一段時間好日子的,在遇見我的外公之后,她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份溫暖,外公有一份好工作,在一所初中當老師,外公也沒有因此嫌棄外婆,反而教她讀書識字,她們結婚后生下了兩個女兒和一個兒子,那時她們生活得很幸福。但是命運沒有眷顧她,只讓她短暫的感受了一下幸福就飛快地收了回去,媽媽六歲的時候,外公突然遭遇不測,外婆到處找人尋求公道,但是卻一次次被拒之門外,一個失去丈夫的女人,帶著三個不到七歲的孩子,她的娘家人甚至也不愿在這個時刻幫一幫她。懷著滿腔的憤怒與不甘,她安葬了丈夫,一個人扛起了那個家,那些年里,她就靠著擺地攤,養大了她的三個孩子,供兒子讀完大學,再送兩個女兒出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我有記憶開始,外婆就一直住在那個小村莊里,那時舅舅剛參加工作,在離家幾十公里的一個鄉鎮,外婆每天除了和鄰居說說話,大多數時候都是一個人獨處,我想,她可就是一個人獨處的時間太多,老是想起過去的事,給自己氣出病來了。偶爾周末還有寒暑假的時候,我都會去陪她,可能是因為隔輩親的緣故,外婆對我有求必應,在外婆家我真正過上了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生活,只要按時完成作業,多看會電視她也不會說我,外婆雖然溺愛我,但是在學習上卻絕不讓步,要求我必須把作業寫完才可以看電視,每天中午坐在桌子旁盯著我,直到我寫完她在檢查完才放我自由活動,她在書桌旁躲我說,必須多讀書,女孩子讀書才有出路,我想,她可能是想到了年幼時的自己了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末的時候,舅舅從單位回家,外婆會做很多好吃的,我最盼著舅舅回家,夏天的傍晚,沒有什么農活,舅舅帶著我去河壩“偷”西瓜,其實壓根也不算偷,舅舅在行動之前就和瓜農買了下來,只騙我是偷來的,害得我回家對外婆說不清瓜的來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童年時的村莊承載了我太多美好的回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等我再大一些的時候,舅舅也結婚了,外婆的生活變成了只種一小塊地,主要負責帶表妹,我也多了一個玩伴,這樣的日子其實也不錯。但是可能是一個人生活得太久了,外婆有些不會和舅媽相處。舅舅工作調回來之后,就和舅媽搬到了鎮上的房子里,外婆拒絕了她們的邀請,固執地獨自生活在村里。她又回到了以前一個人的生活,越老越孤寂,她更頻繁地想起來年輕時候的事了,媽媽怕她亂想,讓她去和我們住,她總是拒絕。我們都知道,她太要強了,從來就怕麻煩別人,年輕的時候有人給她再介紹對象,她氣得不行,跟人大吵了一架,此后便再也沒有人在她面前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高中的時候,我只有周末才能去看她了,每次去,她都很開心,不用我說,就給我做那幾道她早已爛熟于心的菜,也是那個時候我發現,她的記憶里變得越來越差,經常剛剛說過的話轉眼就忘了,同一個問題問好幾遍,母親帶她去看醫生,醫生說她這是老一個人待著生悶氣,把自己氣出病了,外婆得了阿爾茨海默病,也就是老年癡呆。她開始經常自言自語,睡覺說夢話,能聽出來她又夢到年輕時候的事了。她還是執著地一個人生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高三的某一周,母親又把外婆接到我家,前一天還給我打電話商量著周末回家給我做好吃的,第二天下午就接到了母親的電話,她哭著在電話里說外婆走丟了,我不敢相信,沒人知道她已經病到了這種程度。我最后一次見她的時候,她還笑著塞給我五十塊錢,說讓我收著等我長大掙錢了再孝順她。我們使用了所有能用的媒介,報了警,貼了尋人啟事,也利用了所能利用的所有網絡,幾十人在周邊的村莊里找了十天,終于在第十天的下午接到了警方的電話,那個這世上曾經最愛我的人走了。外婆下葬的那一天,我跪在墳頭前面的荒草里,我的眼淚流下來,我泣不成聲,隨著土一鍬一鍬地蓋上,我從此再也見不到她了。風吹過墳墓旁的枯草,又吹起那些白色的紙錢和黃表,它們就像是古怪的雪片。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流了多少眼淚,在外婆入土為安的那片松樹林里。外婆剛剛去世的那年,我在她的墳塋前獨坐,訴說與她有關的思念,也訴說與她無關的哀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之后這些年里,我不敢再回那個小山村,不敢回那間舊瓦房,一段近在咫尺的距離,我不愿重走,沒有了外婆的村莊,充其量只是一個村莊而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日韩精品亚洲无码-国产操逼免费视频-日韩精品社区一区-91亚洲精品在线观看